欢笑情如旧 聚首已白头——记无线电631班同学毕业50周年重返母校聚会

编辑: 日期:2018-11-01 访问次数:160

金秋十月,杭城处处丹桂飘香。无线电631班同学为毕业50周年聚会从全国各地齐聚杭州。由于杭州同学的积极筹划和精心准备,使这次跨越半个世纪的聚会丰富多彩,温馨而难忘。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50年过去,我们都已经从莘莘学子变成了白发苍苍的迟暮老人,但是回到杭州、回到母校,仍然倍感亲切,大家沉浸在兴奋、激动、欢乐之中。纷纷在校园里,教室旁,宿舍前合影留念。集体照、小组照、室友照,仿佛又回到了曾经的青春岁月……

我们从19639月进浙大到196812月分配,在校5年半时间。进校一年级是在文一路的二分部,和地质系的大哥大姐在一起。那里校园面积不大,但整洁有序,几栋绿色琉璃瓦配以红漆雕花廊沿和柱子的中式教学楼错落在绿荫中,最西边是名为“五爱堂”的学生食堂兼大礼堂,宿舍、操场、办公楼都相隔不远。每个班有一个固定的教室,我们无线电系四个班配有一位政治辅导员,各门功课还有答疑老师,在这里开始了紧张而愉快的大学新生活。我们有同学参加了地质系排练的话剧《年青一代》的演出,那时大家都立下了到艰苦的地方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的志向。64年暑假前我们被安排到学校本部的机械厂进行金工实习,车、钳、锻、刨加翻砂全都摸了一遍。记得那是一个非常炎热的夏天,下午厂房里机床都是发烫的。可是我们还是认真完成任务,做出各种规定的工件。

二年级我们转到了老和山下满目风景的本部玉泉校区,校门两边排列着庄严而典雅的教学楼,接着是大草坪、池塘、图书馆……男生住9舍,女生在5舍,吃饭在山坡上的电机系食堂,上课则要背着书包跑步去找教室了。校园里的学习空气十分浓厚,清晨五点多,草地上、大树下、池塘边到处可见捧着书本读外语的同学;晚饭后大家匆匆赶去自修教室占座位,图书馆总是座无虚席;熄灯以后还有同学在宿舍的走廊上看书。学校非常重视基础教学,王国松、李博达、刘元平、陈一巾等一批名师亲自给我们上基础课。浙大严谨求实的校风深深地熏陶着我们,同学们都认真努力地学习着。当时学校提倡“德智体全面发展”,课余生活也丰富多彩。大操场的露天电影,系文工团自编自演的节目,紧张热烈的校运动会……我们班的排球队也是棒棒的,联欢会上章六骏的“克拉玛依之歌”,王耶娜的蝶恋花”,冯揆平的二胡独奏“彩云追月”似乎还在耳边环绕。无线电系女生集体演出的“十二个老太婆”令人永远难忘……我们还去植物园挖塘填土,到转塘和良渚参加双抢劳动,民兵训练爬老和山,大二暑假参加军训,班上一部分同学去路桥机场下连当兵,大部分同学留校由解放军带领苦练了一个夏天。这一切,给我们打下了扎实的知识基础,也培养了吃苦耐劳的精神和勤奋踏实的作风。

结束了基础课程教学以后,1965年秋天我们搬到浙大三分部开始专业课学习。三分部坐落在风景秀丽的月轮山坳,面对钱塘江,左边有六和塔,右边是屏风山和九溪十八涧。远离城市喧闹,只有涛涛江水幽幽山色相伴,真是读书的好地方。可惜这样平静的学习生活没过多久,就被接连不断的政治运动打断了。11月份我们突然被派去海宁农村搞四清运动,同空五军的官兵、昆剧团的演员、地方政府和企业干部组成工作组,在乡下与贫下中农同吃同住同劳动,动员群众揭发农村干部的多吃多占等经济政治问题。从65年下半年持续到66年上半年,四清还没有结束,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开始了,我们六月底回校的时候,已经全面停课。学校里开始了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很快红卫兵运动席卷全国,派性、夺权、武斗……,运动步步升级,形势越来越严峻。我们很快从最初的热情变为失落和迷茫……

67年下半年学校开始“复课闹革命“了。社教和文化大革命耽误了我们将近两年的时间,专业课还没有学多少,同学们都抓紧学习,想把失去的时间补回来。我们是无线电专业的学生,更是无线电爱好者,在学习了放大电路、高频技术等部分专业课以后同学们纷纷自己动手装起了收音机,因经济条件有限,只能从吴山路旧货市场去收罗一些废旧仪器之类,拆下里面的电源变压器、电子管和各种元件来利用,那时候晶体管还非常珍贵,一个高频锗晶体管要5元多人民币,要节衣缩食几个月才能下决心买上一支。双联、磁棒、纸盆喇叭都是不可缺少的,这些加起来要十来块钱,一次买不起,就慢慢筹集。我们用三夹板做机壳,用皮革边角料缝制机套,个个都是能工巧匠……

然而,安定下来的学习生活并不能使内心完全平静,眼看62届的学生不能按时毕业,我们更不知道会何去何从。运动的发展已经到了“工人阶级占领上层建筑领域”,“知识分子必须接受工农兵再教育”的阶段。68年春天,工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敲锣打鼓进驻学校,派到我们班上的是两位邮电局的工人,团支部和班委的工作就由他们领导了。好在班里没有派系头头,又无人热衷于去参与夺权争斗,所以除了学习、写些口号式的批判稿、出专栏之外,大家都相安无事……12月份在工宣队的主持下我们终于开始了毕业分配,去绝密单位的同学首先确定,接着有10位同学分配到江西,其中5人去了四机部834厂,其他有去东北吉林、辽宁的,有去四川、安徽、河南、广东和江苏的,还有4位留在浙江,全部都是去基层工厂甚至农村。大家匆匆整理行装,留影赠言,从此告别母校各奔东西。

由于政治运动的干扰,我们的专业知识学得较少,虽然先天不足,但是同学们的基础还是扎实的。有在浙大打下的功底,走上工作岗位以后又不断学习充实,加上勤奋和吃苦耐劳以及我们很强的动手能力,大都成了单位的骨干,有许多同学走上了企业的技术或管理的领导岗位,也有不少成为行业或地方的领导者,各自在不同的岗位上作出了成绩和贡献。

这次聚会得到信电学院的大力支持,尽可能地协调了学校的相关部门,让参加聚会的同学们都获得了有吴朝晖校长签名的《毕业五十周年荣誉证书》和纪念章,这个特殊的礼物寄托着学校对我们的厚爱和期望,也让我们牢记母校培育之恩,值得我们永远珍藏。学校还派了志愿者陪同我们参观了规模宏伟新颖美观的紫金港新校区,参观了浙江大学校史馆,让我们更全面地了解了母校的历史和当前的建设和发展。浙江大学人才辈出,作为浙大学子,我们深为母校的成就和在国内外的影响力而自豪。看着生机勃勃的校园,看着新一代浙大学子们矫健的步伐和奋发的面貌,我们感到由衷的高兴!感谢学院老师的帮助,感谢母校对我们的眷顾!祝愿母校越办越好,待有幸重返浙里,一定会看到更加辉煌的浙大!

无线电631班是一个团结友爱的集体,同学之间始终保持温和真诚和理性的关系,即使在文革那种非常岁月,全班同学也一直保持着平和友好的心态,虽然也参加过不同的派系,但在班里从来没有形成对立,有时还互相提醒关照,避免去参与危险和有害的活动。这次毕业50周年聚会到了24位同学,除了已经仙逝的5位,几乎悉数赴会。大家克服了许多困难,有的身体欠佳由家人陪同前来,有的亲人在住院,但是因为珍惜同学相聚的机会,大家还是都来了,充分显示了我们班的凝聚力和同学间的深情厚谊。在此更要感谢杭州同学的积极筹备辛勤付出和周到安排!感谢每一位同学,是每一位同学的真情凝聚起了我们班深深的同学情谊!

悠悠五十载,弹指一挥间,相聚虽短暂,友情永在心。依依惜别道珍重,相约5年后入学60周年再重逢。

 

 

 

执笔:纪列  素娥

20181028